第一百三十三章 风雨欲来
作者:白纸无言      更新:2019-10-22 16:24      字数:3271
  从林归一的传语之中水无寒了解到一些事情的原由。
  自林归一离开东仙门之后,路径行水门的时候他感觉到一丝魔气,便顺着魔气来到了行水门的后山洞穴之中,从其中发现魔化的蔡军飞,此时的蔡军飞已经进入到圣境,他质问蔡军飞而不得结果。两人便大战了一场,蔡军飞利用魔族阵法将他困住行水门的后山洞穴之中后便逃走了,林归一花费将近半个月的时间才破阵,破阵之后一路追踪蔡军飞,日以继夜的追踪,至旧夜帝城后才发现蔡军飞的消息。
  得知这个蔡军飞旧夜帝城的拍卖厂之中拍卖得到一片龙鳞。
  ……
  这龙鳞乃是从蛇王洞入圣化蛟龙的那位圣境蛇妖族斐平手中拍到的,据说是一位龙族大能坐化后留下的逆鳞片,也就是受到这个龙鳞的增益,斐平得以入圣化蛟。
  化蛟龙之后,斐平便前去龙宫,打算献上龙鳞从而加入龙族,但是这个斐平资质有限,而且还只是蛟龙,龙宫龙族并不接纳于他,而且还要求他献上龙鳞,斐平不肯便与龙族高手打了一场,负伤带着龙鳞逃离龙宫。
  离开龙宫之后斐平一直隐姓埋名躲在东大陆,最近这段时间斐平与龙族大能对战的旧疾复发,又发现龙族人员受到魔灵岛事件有的已经离开龙宫来到东大陆追查于他,为了治疗旧伤也为了摆脱龙族的追查,斐平不得不将那龙鳞拿出来拍卖以此换取疗伤圣药。
  这个斐平也就是斐守斐冲的先祖。
  得到龙鳞之后,蔡军飞将斐平给伏击并杀害,从他身上吸收了修为并且得到蛇王洞真龙殿的消息。
  ……
  蔡军飞和林归一两人在旧夜帝城相遇便打了起来,蔡军飞此时的修为已经高于林归一,但是林归一却凭借着自身实力与已经是圣境三阶的蔡军飞打的难舍难分,一时之间谁也奈何不了谁。
  两人战斗很快就惊动了旧夜帝城的守卫,蔡军飞不愿意与守卫发生冲突,一路逃离了旧夜帝城,而林归一紧随其后,两人一逃一追几个月。
  蔡军飞一直撇不掉林归一的追杀,辗转反侧顺着从斐平那里得到的消息,把林归一引到了蛇王洞。
  进入蛇王洞之后,蔡军飞将林归一引入真龙殿的护殿阵法之中囚禁了起来,他原本想以此杀死林归一,但是却被阵法反噬,自己身受重伤不得不在殿内之中疗伤。
  一日,真龙殿外来了一位新成员,便是偶然进入其中的斐冲,蔡军飞假扮成为斐平,想要让斐冲进入殿中,从而吸收斐冲来治疗自身的伤势,却发现这个真龙殿之中对斐冲有保护的能量,而且斐冲心性多疑,胆小谨慎,对蔡军飞并不完全信任,一直不进入真龙殿之中,所以蔡军飞并不能顺利将斐冲吸收掉。
  蔡军飞退而求其次就只能要求斐冲帮自己带一些丹药灵石过来加速自己的治疗进度,为了让斐冲心甘情愿为自己做事,蔡军飞传授了一些功法给斐冲,斐冲一下子突破瓶颈进入万象境四界,并把龙鳞交给了斐冲,让他有能力自由进入真龙殿之中。
  得到龙鳞的斐冲并没有着急进入真龙殿之中,因为他的修为上涨,让他信心大涨,所以他开始向自己的同族兄弟斐守争夺权力,并且为了保密蛇王洞内真龙殿的秘密,斐冲想要除掉自己的兄弟,自己独占蛇王洞,奈何斐守实力资质都比他高,几番争斗下来都没办法将斐守拉下台。
  斐冲的行为引起了斐守的注意,不一日斐守发现了黄莹莹与斐冲的苟且之事,在此不久之后又得知黄莹莹因为强行突破而伤了内府,需要蛇灵丹治疗。
  知道自己同胞兄弟斐冲心性的斐守明白斐冲肯定会为了女人而打自己的蛇灵丹的主意,为了不让自己置身于被动,斐守不顾同胞之情,欲除掉斐冲。恰巧他知道这个黄莹莹乃是急功近利之徒,便打算利用黄莹莹来灭了斐冲,他偷偷将蛇灵丹能治疗好她伤势的消息传入给她,并且许诺她如果除掉斐冲会给她一定的好处。
  除掉斐冲之后,黄莹莹不仅得到蛇灵丹修复了伤势,并且修为有所上涨,而斐守也得到了龙鳞,并且得到了蛇王洞内真龙殿的情况,他利用龙鳞进入了真龙殿之中。
  斐守进入真龙殿之中便发现了蔡军飞,由于受到真龙殿的庇护且斐守带伤所以不能轻而易举吸收斐守,他便故技重施,让斐守靠近自己,自己在他体内做了手脚,让他修为的瓶颈有所松动。
  入圣的诱惑让斐守失去了理智,他迫切想要入圣,而蔡军飞却告诉他只有他全身心接受自己的传功才能入圣,原本斐守想要接受蔡军飞的传功,但是又想到了斐冲也进入过真龙殿,为何他没有接受传功,便心神迟疑,以要处理事情为由退出真龙殿回到蛇王洞内。
  之后的事情就是狐莱和时歌来蛇王洞要人的事情,林归一还告诉水无寒蔡军飞逃离真龙殿洞天的时候还从真龙殿之中取走龙珠。
  水无寒理清一下思绪,心中腹诽道:“这个蔡军飞要那龙珠做什么?他所图何事?还有门中那个蔡军飞究竟是何人?不管怎么样,他已经入魔,所图之事肯定会危害洛水界,只可惜,我现在就要身死道消……”
  轰隆隆!
  真龙殿洞天剧烈的摇晃,殿外躺在地上的水无寒侧目一看,发现真龙殿后的湖水突然涨到万丈之高,从水浪之中钻出一只巨大的龙头,巨龙威压整个洞天福地,洞天不堪其力尽有些要破碎的景象。
  “吼!”
  巨龙腾空而上,踏着浪花咆哮着:“吾之龙珠!”
  龙头缓缓靠近倒在地上的水无寒道:“何人取了吾龙珠!”
  水无寒面临死亡,反而无敬无畏,冷笑道:“你的龙珠?现在才出来想要你的龙珠?被魔头取走了!”
  巨龙听闻之后,双眼发光,之前发生的一切在他眼中飞速流转,这巨龙果然了得,居然会时间回溯的本事。
  “吼!”
  巨龙又咆哮了一番,:“天亡我熬亭!等待万年,终究无法得到肉身!”
  这巨龙居心叵测,这真龙殿原来只是幌子,是为了他复活寻找合适的肉身。
  水无寒心中思忖道。
  “你这是一缕魂魄吧?”
  巨龙听闻渐渐化成一位老者落在水无寒面前,“天地俱变,魔族入侵,你是有缘人,既然我已复生无望,便帮你一把。”
  说完,老者魂魄手指聚集成光点,光点钻入水无寒的体内,水无寒只觉得一股气流正不断的修复自身的伤势,半个时辰之后,水无寒身上再无伤势,他缓缓站起身子道:“多谢前辈。”
  老者轻轻的摇了摇头什么话也没说,便化为星光点点消散于天地之间。
  轰隆隆!
  老者消失之后洞天摇晃的更加厉害了,水无寒道:“这洞天没有这熬亭的支撑就要破碎了,我得赶紧离开!”
  ……
  “夫君求你饶了我吧,你也知道我若得不到蛇灵丹我就会死的。”黄莹莹跪在地上向提着刀的时歌苦苦哀求。
  时歌面容深沉道:“我说过,我会帮你寻回芝芷花的。如今我取回来了,你却背叛我了,哦不,你很早就背叛我了……你说我要怎么告诉我自己才能原谅你呢?”
  “夫君!”
  “住口,自成道侣以来,你便鲜有叫我‘夫君’,此时又何必惺惺作态?”时歌将碧刀一横,刀身发出嗡嗡声响,吓得黄莹莹瘫倒在地上。
  “再见了!”时歌咬着牙齿,高高举起碧刀。
  “不要时歌,求求你了,我一定改,今后我肯定对你忠贞不渝,我……”
  咔嚓!
  手起刀落,黄莹莹的头颅便滚在了地上,脖颈之处的鲜血喷有十丈之高,时歌缓缓收刀,“这种事情有一次就有第二次,我很自私,我不愿再受伤了,我也不会再赌了。”
  ……
  水无寒离开蛇王洞,发现原本受伤倒地的蛇妖全部都已经死去,无一生还。
  他看了一下天空,早就没有蔡军飞和林归一的踪迹,“必须先回门中看看。”
  不远处,时歌缓缓走了过来,犹如木头一般不言不语,水无寒看着时歌身上的血迹,拍了拍时歌的肩膀道:“你做的对。”
  时歌没有说话,头一直低着,水无寒叹了一口气,他能感受到时歌的眼泪,他道:“为了这样的女子流泪,一点都不值得。”
  时歌抬起袖口擦拭了一下双眼抬起头说道:“谢谢水大哥。”
  看着满眼通红的时歌水无寒心疼不已道:“我得先回东仙门了,时歌振作一点,风雨要来了。”
  时歌微微一愣,他这是才注意到周身蛇妖的尸首,这些尸首上都夹带着一丝魔气,他顿时明白了事情的严重性,“其他人呢?”
  “狐莱你不用管,其他的人都……应该没事,希望有林师兄的追赶,蔡军飞不会多生杀孽。时歌你现在去最近的巡督盟,若有见到筱鬼跟她说我没事,此后要来找我可以到东仙门来。”水无寒说道。
  时歌点头道:“我明白。”
  说完,二人分头行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