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四章 灾难伊始
作者:白纸无言      更新:2019-10-22 16:24      字数:3245
  云端之上。
  剑仙与谪仙并肩而站俯视着大地。
  “那孩子的修为到了吧?”剑仙白衣飘飘,无喜无悲。
  谪仙脸上带着笑容回应道:“到了,不过人跑了。”
  剑仙转身看着谪仙,停了两息说道:“你放走的?”
  谪仙依旧带着笑意说道:“是也不是,我与门中太上长老谈话的时候被她听到了,她果然厉害,这点修为靠近我与太上长老竟然能隐匿十息才被我察觉。”
  “这是必然的,不过,现在她知晓了情况,我们的计划还能成功吗?会在什么时候渡劫?”剑仙回应道。
  谪仙道:“先前我们也在苦恼她渡劫之后该如何让她心甘情愿的去做那件事情,现在有办法了,这也就是我放她走的原因。我请谷主算了一挂,无论如何我等的计划都会实现,不过需要一个人,那人或许能助我等成大计。”
  剑仙回转身子再次与谪仙一同俯视大地,“那关键人是谁。”
  “你门中之人。”谪仙道。
  剑仙闻之没有接话,反而询问道:“时间不多了。”
  谪仙道:“此乃天意不是你我二人所能改变的,大道渺渺,阴阳相济,天元所行之事本就是逆天之事又岂是长久之计?若没有发现她,这世界早晚会自行毁灭,如今魔界重开,阴阳互补,对洛水界的百姓修行者乃至天意来说何尝不是一件好事。不过谁胜谁负,谁主谁奴,就不是你我能料想得到的?”
  “你我皆人族,又怎忍心人族为奴?”剑仙表情依旧平静,但是言语只见浸湿悲愤之意。
  谪仙停下笑脸说道:“我想你也明白,这场战争只有她能帮助到人族,目前我们能让二族开始融合已经是做的最大的努力了。要胜利,我们大计必须成功!”
  谪仙说完后两人静静的没有说话。
  又过了一会儿,剑仙询问道:“夜兄的伤势怎么样了?”
  谪仙恢复之前的笑意道:“夜小子伤势无碍,不过他想留下来。”
  “哎,你我皆无夜兄之魄力。”剑仙说道。
  谪仙回应道:“你不必多做担心,有夜小子留下来洛水界损失会更少。”
  “我可不想夜兄出事。”剑仙道。
  “大计一成,就有生机!”
  ……
  “不好了少主,我暴露了。”东仙门一处山涧之中,蔡军飞狼狈的跪在一名男子面前,面露惶恐。
  那男子听闻之后威压降临,脸色深沉,这使得蔡军飞的身子降了几分,男子摇摆着手中的扇子,冷语道:“东西拿到了吗?”
  蔡军飞连忙将龙珠拿出,说道:“属下四处打听,终于在蛇回山蛇王洞内的真龙殿拿到了一颗万古龙珠。”
  男子接过龙珠,仔细端详了一番道:“不错,确实是万年前龙族的龙族。你立了大功!”
  听闻此话,蔡军飞心中的不安便落了下来,不过依然没有半分欣喜,他道:“可林归一发现我了,相信很快就会追踪而来。”
  “林归一!?呵呵。”男子眼神寒光一闪,随后道:“不慌!木龙献上的隐秘魔气的功法确实好用,有此秘法再加上升龙令的遮盖,只要我们不主动吸收或者释放魔气就没有人会察觉到我们的异样。前不久我让木龙变幻成你的模样混在外门之中,这些时日以来,他已经将整个东仙门外部聚灵阵都做了手脚,只差这万年龙珠做阵眼便可以使东仙门的聚灵阵转化成为饕餮噬灵阵!”
  “饕餮噬灵阵!?”蔡军飞道:“少主,这是何用?”
  那男子走了两步道:“现在各大门派都把注意力聚集在寻云山脉找到的新巨大神魔之井,那里聚集各大门派的高手,坚不可摧,可他们却对本门镇压的东西放松警惕,这便是我们的好时机。”
  蔡军飞眼珠子一转,突然想到了什么,神秘的说道:“您是说东仙门的禁**海!?”
  “不错,那里镇压的神魔之井封印受到上次魔灵岛战斗的冲击已经开始破碎,冲破封印闯出雷海是迟早的事,而我们要做的就是帮它一把。”男子眼若饥鹰,让人心底发凉。
  “太好了!”蔡军飞这时才喜上眉梢,站起身子哈哈大笑了起来。
  也就是在此时,远方传来林归一的呵斥声:“蔡军飞!”
  那神秘男子闻声视之,双目如鹰鹫对着蔡军飞说道:“你拦住他,记住不可让他扰乱计划。”
  蔡军飞点头称是,随后男子快速离开,而蔡军飞则是提剑上前与林归一在山涧之中对决了起来。
  两人见面对拼一招过后,各立两边。
  林归一道:“那人是谁,你们在所谋何事?”
  蔡军飞讥笑道:“记得我二十天前跟你说的话吗?你们的灾难就要来了!哈哈哈,想去哪?想追人,还得过了我这关。看剑!”
  ……
  先前蔡军飞即便有圣境三阶的本事也不能轻易的拿下林归一,如今在真龙殿的时候被林归一偷袭所伤,此刻便无法与林归一对敌,两人在对拼数十回合之后,蔡军飞便处于下风。
  林归一虽然不知道蔡军飞所图何事,但是他心中隐隐感觉到一丝不安,当下取出信号鹰想要想门内高手求助,此地乃是属于东仙门后山,一旦有人发现了这信号鹰,便能在几息的时间赶过来。
  眼疾手快的蔡军飞,一眼就发现了林归一的小动作,连忙贴身近战,“想叫救援?想得美!”
  而此时的林归一却散发诡计得逞的笑容,对着蔡军飞道:“对付你,我本一个人就绰绰有余,此刻与你战斗,你却一直躲来躲去更不让我追人,我功你退不肯近战,犹如泥鳅一样,不过现在你想逃可就没那么容易了!”
  “不好,中计了!”蔡军飞心中刚刚反应过来,就被林归一一剑划破胸膛,鲜血喷溅而上,身体落在地面之中。
  林归一御剑俯视,看了一眼蔡军飞不予理会转身正欲追赶那神秘男子,却猛然从余光之中发现一把利剑从蔡军飞所落之地犹如闪电一般疾驰而来,林归一连忙闪断,但还是让利剑划过他的背脊,鲜血飘若如雨。此剑凶残无比,直击命门,若不是林归一反应灵敏,不然此剑定要了他的命。
  林归一忍着伤痛往蔡军飞的位置一看,发现此时蔡军飞魔气腾绕,修为尽然硬生生的上涨了一个层次,林归一紧锁眉头,“邪魔丹!?”
  “你想去哪?”蔡军飞的声音犹如铁锈相击,沙沙作响。
  见到此番情景的林归一也放下的傲骨,立即取出信号鹰朝着空中施展而去,蔡军飞视之迎击而上,身法犹如鬼魅一般瞬间移动到林归一面前想要将林归一斩杀,他吼道:“你找死!”
  林归一的速度也是异于常人,就在蔡军飞靠近的一瞬间便施展身法离开原先的地方,脱离蔡军飞的攻击范围之后手中信号鹰也成功施展出去,见蔡军飞又进攻而来,他冷哼一声,迎面而上。
  两人又大战数回合,林归一不敌败退,心中甚是着急:怎么还没有人过来?明明就在自家宗门后山,如此激烈的战斗就算没有信号鹰也应该会被人所察觉,可是现在已经打出信号鹰,可仍然没有人过来,这是为何!?
  他仰头一看,愕然发现自己和蔡军飞身处在一诡异的阵法当中,也是因为这个阵法让两人的战斗余波和信号鹰无法被人察觉。
  蔡军飞啧啧的笑了起来,“你哪也不许去。”
  林归一“切”的一声咬着牙后跟,背部的伤痛使他的冷汗滴滴的往下掉。退无可退便一战到底,他势气全开,本命飞剑和利剑同时施展,“那我便先杀了你!看招!”
  此招林归一爆发出来的威力十分恐怖,逼得蔡军飞不能力敌,接招过后蔡军飞尽被打的连滚带爬,经脉尽碎,口吐鲜血。而林归一自身也因为超负荷的攻击遭到反噬,掉落在地面之上。
  林归一踉跄的站起身子,提剑来到蔡军飞面前,“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告诉我你们到底要干什么!?”
  蔡军飞冷笑了一番,朝着林归一说道:“天才?老子也是天才,若不是当年受伤导致无法继续修行,你林归一根本不是我的对手!死吧全都死吧,所有天才都来和我陪葬!没用的,大势所趋,你们谁也躲不掉的。”
  见无法从蔡军飞口中得到消息,林归一正欲斩杀蔡军飞,突然之间天摇地动,异象发生。灵气暴动,犹如江水一般朝着东仙门雷海的方向聚集而去。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看到此番情景的蔡军飞放声狂笑了起来,“饕餮噬灵阵启动了!灾难降落了!”
  “咶噪!”林归一虽然不知道饕餮噬灵阵究竟是什么东西,但是他见不得蔡军飞一脸得意的模样,便一剑将其杀死,蔡军飞一死,困住他的阵法便也失效了,林归一忍着伤痛朝着雷海的方向飞去。
  “总感觉要发生什么大事了!”
  ……
  二十五天之后,水无寒御剑斩暮飞行终于来到了东仙门,只是眼前的景象,让他心中震惊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