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还好吗?
作者:青萝      更新:2019-09-01 18:56      字数:3248

打来电话的,是秦安妤的母亲聂蔓菁。

从七年前彻底跟家庭决裂之后,母女间的通话只有寥寥可数的几次,每次也都是不欢而散,距离上次通话已经有一年多了,她打来难道又是想让自己回去那个家做他们交易的筹码?

秦安妤并不想理会,可母亲就像是铁了心一样,一遍遍不停拨打着,逼得她一阵心浮气躁,不得不伸手接了起来。

“妤妤,霍诩有没有来找你?”

不等秦安妤开口,聂蔓菁开口第一句就问到了霍诩。

秦安妤并不奇怪母亲为什么会第一时间就打电话过来,霍诩的回归可谓是高调至极,铺天盖地都是关于他的公司在国外上市,又得了多少权贵名流的接见嘉奖之类的,说是载誉而归衣锦还乡一点都不为过。

秦家大小也算得上是颇有规模的财团,霍诩的异军突起可是地震级别的,他们不来找自己打探才真就奇怪了。

“找了,怎么了?”

秦安妤不耐烦地说,不会是想要让她跟霍诩重修旧好吧,依着他们的秉性绝对做得出来。

“那他有没有跟你说些什么?不管他说什么你都不要相信!”

聂蔓菁的反应却出乎秦安妤的意料,她的语气中带着一丝掩不住的紧张和焦虑,这不像是她那个一心只想爬的更高,恨不得把自己女儿当成天梯使用的母亲。

“霍诩能跟我说什么?他只不过是我的采访对象而已。妈,你有什么事瞒着我?”

秦安妤狐疑地问,不由得她不怀疑,当年聂蔓菁为了拆散二人,什么样的手段都使出来过,再联想到霍诩的突然失踪和对她莫名的恨意,秦安妤越发觉得一定是母亲从中做了什么手脚。

可到底会是什么样的事,秦安妤蓦地一阵心慌,她想站起来,却一脚踢在了茶几的边角上,疼得眼泪顿时飙了出来。

“我,我能瞒你什么,总之你不要信他就是了,那个什么采访的能推就推掉,当初可是他甩了你,你别那么没骨头地贴上去!”

霍蔓菁匆匆应付了两句,话里话外又带着浓重的警告意味,她却不知道自己这一通电话反而是弄巧成拙了。

若说之前她反对秦安妤和霍诩是因为两人门不当户不对,身份上天差地别,可现在霍诩是实打实的豪门新贵,更传闻有国字级别的大佬在为他保驾护航,霍蔓菁没有想着去攀附反而避之唯恐不及,绝对不正常。

秦安妤听着电话里的盲音,没由来地打了一个寒噤。

拖了一天的采访,秦安妤到最后仍是认命的去了。

出人意料的是,霍诩这次没有为难她,反倒是规规矩矩,更是不多说一句废话。

“秦小姐,您现在看到的只是我们公司的外围研发实验室,核心的部分请恕我们不能对外展示……”

霍诩一边介绍一边留意着秦安妤的反应。

而本该做着笔录的秦安妤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连眼神都是恍惚的。

他眉头一皱,顿时停了下来。

新创和时代周刊签的是长期合约,专门为霍诩开辟了一个个人专栏,可他发现自从第一次见面的不欢而散后,秦安妤就像是换了一个人,时常的精神恍惚不说,表现得更完全没有一个成熟的记者应具有的职业素质。

她,发生了什么事?

“秦小姐,至少我在跟你说话的时候请你注意力集中些,缺乏睡眠可以回家补眠再来,如果你就是凭着现在的职业态度在混日子,我真对贵杂志的择人眼光表示怀疑。”

霍诩的话辛辣刻薄,完全没有留有一丝的余地,就像狠狠地一记耳光抽在秦安妤的脸上,让她原本白皙如玉的脸庞在短暂的惨白之后迅速泛起红潮。

随行的工作人员大气也不敢出,这位霍总是出了名的严厉不留情面,谁也不想在这个时候去处他的霉头。

秦安妤手指紧了紧,深吸了一口气:“对不起霍总,我……”

“小心!”

话刚到一半就被一声惊呼打断,秦安妤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眼前突然一黑,整个人就被紧紧按压进一个强健的胸膛里,猛地向后扑倒。

“嗵”的一声巨响,砸得地板都在轻微地震颤。

秦安妤紧紧闭着双眼,鼻腔里充斥着熟悉的气息,独属于霍诩的带着青草清香的气息。

鼻子被坚硬的胸膛撞得酸涩胀痛,一滴泪顺着眼角滑了下来,耳边鼓噪着强劲有力的心跳声,那声音想是因为紧张而变得急促,不停敲击在秦安妤的耳膜上。

秦安妤不敢睁开眼睛,生怕睁开眼之后所有的感觉都会烟消云散,她不想承认自己对这个怀抱究竟有多眷恋。

霍诩紧紧拥着怀里的女人,感受她娇小柔嫩的身体在他怀里不停地颤抖着,当拥她入怀的那一刻,他几乎要忍不住溢到唇边的叹息。

在他身体里空缺了七年之久的某一部分被填满了,以至于他恨不得加大手上的力度将她紧紧揉进自己的骨血之中。

“还好吗?”

喑哑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秦安妤睁开眼,隔着朦胧的泪雾直直看进了霍诩的眸子里。

那双漆黑如夜,又灿若寒星的眸子紧紧盯着她,倒映着她的身影,眼底是不容错辨的紧张和探寻,初见时的冷漠防备却是一丝也找不见了。

秦安妤想要说些什么,喉头却哽住了,她慌乱地摇头,眼一眨,又是一滴泪落了下来。

霍诩的眸子蓦地暗下来,那含着泪的眸子是湿漉漉的黑,微张的红唇上沾着一滴坠下的泪水,勾得霍诩的头越来越低,薄唇着了魔似的向着泛着水光的红唇贴了过去。

“霍总!秦小姐!你们没事吧!”

惊叫声和杂乱的脚步声纷至沓来,有什么被扒开了,猛然射进来的光线刺得秦安妤眼睛微微眯了起来,等她看清楚周围的情景时,顿时瞪大了眼睛。

她被霍诩推倒在货架的底端,男人高大强健的身躯牢牢罩在她的上方,将她密密护在了怀里,而他却被从货架上掉落的各种图纸和电子元件埋了起来。

随着帮手的人越来越多,埋住二人的掉落物都被清理到一边,霍诩被贴身助理扶起来的时候还在用担忧的眼神打量着秦安妤的周身,在确定了她没有受伤的时候轻舒了一口气,刚想交代什么突然腿一软就晕了过去。

“霍诩!”

秦安妤吓得魂飞魄散,起身就想扑过去,脚踝传来的一阵刺痛让她刚起身就浑身无力地又跌了回去。

“霍总!”

“秦小姐!”

众人又是一阵鸡飞狗跳、手忙脚乱。

秦安妤的脚只是有些扭伤,经过冷敷和按摩,配以药物治疗后,已经可以下地走动了。

霍诩依然是昏迷不醒,除了有轻微的脑震荡之外,后背更有被砸出来的数不清淤青。

刚被医生解除了行动限制令的秦安妤就强烈要求去看霍诩,单从他救了她这一点来说就是理所当然的,可她没想到居然在霍诩的单人vip病房里看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人。

“段皓,你怎么会在这里?”

秦安妤惊讶地说,就算是做为霍诩曾经的好哥们儿,他出现得也太快太突然,可是仅有那么一瞬间的迷茫,秦安妤就立刻明白了过来。

看到秦安妤了然的眼神,段皓苦笑了一下,本来他不应该这么早就出现的,可是听到霍诩出了意外他就慌了神,完全忘了秦安妤也被一同送到医院里。

“安妤,好久不见。”

段皓硬着头皮打着招呼,当年秦安妤一次次来找他询问霍诩的下落,那种憔悴到绝望的样子他都是看在眼里的,做为帮着霍诩隐瞒行踪的帮凶,他看到秦安妤总是会有一丝淡淡的愧疚和不自然。

“所以你当年是故意的?从头到尾你都知道霍诩在哪,可是你一个字都不跟我说?”

秦安妤努力让自己保持冷静,可她紧拧在一起的手指和微微颤抖的声音,都泄露了她此刻有多么的激动。

“是,我都知道,甚至有一次你来的时候阿诩就在我的房间里,可是我也没有告诉你。”

既然被当场抓了包,段皓索性都承认了,毕竟比起跟秦安妤的关系来说,他的好哥们儿霍诩更重要一些,自己也是忠人所托而已,谈不上什么背叛。

“好,很好。”

秦安妤从那天接到母亲的电话之后就有了心理准备,一定是发生了什么她所不知道的事,段皓算是无辜的路人,犯不着对他迁怒,她现在只想知道当年究竟发生了什么。

再次平缓了一下心情,秦安妤看向段皓,真诚地说:“你能不能告诉我,当年发生了什么?”

“这?”

段皓皱了下眉头,这算是霍诩的隐私,就算事关秦安妤,也不是自己一个外人能随便张口就来的。

秦安妤也知道这是在为难段皓,她斟酌了一下正准备开口劝说,突然一个无比冷漠的声音响了起来:“你想知道当年发生了什么?”

二人随声望去,病床上原本昏迷的霍诩不知在什么时候,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