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你不想他吗?
作者:青萝      更新:2019-09-01 18:56      字数:3708

霍诩目光灼灼地盯着秦安妤,眸光是前所未有的冷,之前那个把她紧紧拥在怀里一脸担忧的男人仿佛只是个错觉。

秦安妤紧张地吞了一口口水,嘴唇的干涩让她忍不住伸出舌头轻舔了一下嘴唇,她刚想说什么,却猛地被自己的口水呛得咳嗽了起来。

越是心急咳得越是厉害,段皓看不下去地递了一瓶水过来,秦安妤面色涨红地伸手接过来,却连拧开瓶子的力气都没有。

她之前所有想探询过去发生了什么的勇气都没了,在霍诩那冰冷到没有一丝热度的目光下,她脑中一片空白。

好不容易止住了咳嗽,秦安妤的嗓子火辣辣地疼,她接过段皓再次递过来的拧开瓶盖的水,小小地抿了一口,轻声地说:“谢谢。”

“回答我的话,你想知道当年发生了什么,是吗!”

霍诩的声音又在耳边响起,终于鼓起勇气抬头与他对视,秦安妤点点头:“是,我要知道。你为什么不告而别,为什么一消失就是七年。”

为什么带着滔天的恨意回来,秦安妤在心底默默补充了一句。

“那我就让你知道个明白。”

霍诩一把拔掉了手背上正在挂着点滴的针头,就要翻身下床,一阵眩晕让他险些又栽了回去。

“阿诩,你这是做什么,就算要对她合盘托出也不在今天啊!”

段皓一步上前扶住霍诩,不赞同地说,虽然这家伙比牛还强壮,可他毕竟受伤的地方是脑袋,不是闹着玩的。

霍诩胳膊搭在他肩膀上,借着力站了起来,冷冷一眼睨过来:“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

段皓做出一个将嘴巴拉上拉链的动作,他是吃饱了撑的才会在这个时候多嘴。

“霍……”

秦安妤犹豫了一下,不知道该怎么称呼他,只能含糊着混了过去,说道:“只是说说话而已,你不用非得起来。”

看他的动作似乎还不是起身那么简单,竟然是靠着段皓的支撑向病房外走去。

霍诩停下来,转头看着秦安妤,唇角挂着一抹讥讽:“怎么你怕了?一心追问过去的不是你吗?”

“是我没错,但现在你还受着伤,我……”

此刻的霍诩浑身都竖起了尖锐的刺,防备又蓄势待发的攻击姿态让她觉得好陌生,这样的男人,让秦安妤突然卡住了喉。

霍诩懒得再说什么,直接走了出去。

在一个坚决要出院打死不回头的人面前,医生护士统统成了摆设,十分钟以后三人已经坐在了段皓的车上。

从上车之后霍诩就一直看着窗外,一言不发,段皓不断从后视镜里看着秦安妤,眼中情绪复杂,他不知道接下来要发生的一切眼前这个女人到底能不能承受得起。

随着车子的行进,秦安妤的心越来越紧地揪了起来,就算现在天色已晚,可借着路灯的指引她还是认出了这是去往城郊的路。

这是,要去哪?

几个转弯之后,路上的车子已经几不可见,秦安妤终于认出来他们此刻身在何处。

群山巍巍、松柏苍翠,有风吹过带着隐隐的松涛声由远处而来,只一晃眼又远去了。

这里,是城郊的公墓。

“我们来这里,是……”

“下车!”

秦安妤刚一开口,霍诩就一声暴吼打断了她,那声音甚至让她吓得一哆嗦,忘了记下来该说什么。

段皓用眼神示意秦安妤照做,他能帮她的也只有这么多了。

秦安妤下了车,看着霍诩一步步顺着台阶往上走,他的背不再挺直,反而有微微的佝偻,浓重的哀伤气息从他的身上散发出来,拒绝着每一个人的靠近。

秦安妤怕了,对即将到来的残酷事实害怕了。

尽管全身都在颤抖着,她的双脚却像是有自己的意识,跟着霍诩一步一步向前走,每一步都像是踩在棉花上,让她几乎都是踉跄着前进。

“秦安妤,你都不觉得奇怪吗?”

霍诩的声音很轻,像是漂浮在空气中,从很遥远的地方传来的一样。

秦安妤还没回过神,冷不防身前的男人停住了脚步,她就一头撞了上去,鼻子的酸痛算不了什么,霍诩接下来说的话才真正地吓到了她。

“来,跟阿然打声招呼,这么多年不见,你不想他吗?”

一股大力抓住秦安妤的手臂,将她猛地往前一甩,她踉跄了两步,扑倒在一块墓碑之前。

火辣辣的痛楚从膝盖和手掌上传来,秦安妤几乎在看清墓碑上的照片时就紧紧捂住了嘴巴。

照片上的年轻人笑容灿烂,面容英俊无比。

那是一张与霍诩一模一样的脸。

霍诩弯下腰凑近脸色惨白的秦安妤,看着她满面泪痕无助摇头的样子,眼睛微眯,轻声道:

“秦安妤,你不想知道发生了什么吗?”

不听她的回答,霍诩自顾自地说了下去。

“当我到达约定的地点时,你不在,你猜我等来的是什么?一辆加速撞过来的卡车!”

“你能想象到吗秦安妤?我们的车被顶得翻了好几个圈,意识模糊之中有人把我和阿然拖出了车外,你知道我听到了什么?”

“我听到了他们在向你的父母邀功!‘事情办妥了,秦小姐这下可以放心了,她和方大公子的婚事不会再有绊脚石了。’”

“怎么样?秦安妤,你对听到的这一切还都满意吗?你问我当年发生了什么,现在你知道了,告诉我,你满意了吗!”

霍诩说到最后的时候已经是嘶吼了起来,原本低沉醇厚的声音听起来喑哑中带着一丝哽咽,两只眼睛充满了血丝,目眦欲裂地瞪着秦安妤。

尘封了七年的伤疤在此刻被揭开,血淋淋的伤口依然让他痛到不可自抑,他原本以为是一场新生的开始,却原来是一场致命的阴谋。

而他爱逾性命的女孩子却是亲手将他推向死亡的帮凶,怎么能不让他痛彻心扉、恨之入骨!

“没有,我不知道,我……我什么都不知道!”

秦安妤哭得停不下来,她不知道在霍诩的身上居然发生了这种事,而霍然,他居然已经不在了。

难怪在知道霍诩出现后母亲会是那种反应,难怪霍诩看着她的眼神会那么冷漠,甚至带着刻骨的仇恨,难怪!

秦安妤紧紧抓住霍诩的手臂,努力想要说些什么,胸口一阵憋闷的痛楚让她一口气喘不过来,生生憋晕了过去。

段皓靠着车门抽着烟,这阴森森的地方真是让人头皮发麻,霍诩和秦安妤上去了那么久,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下来,他也只能苦逼地继续等下去。

没多久,霍诩抱着昏迷不醒的秦安妤走了下来,段皓苦着脸说:“不是吧,怎么还给弄昏了?”

“回医院。”

霍诩当先一步上了车。

……

新的一篇访谈的执笔者换成了另外一个颇有名气的专栏作者,骆平远给秦安妤放了长期的病假,没有人能忍心强迫一个精神恍惚还不时会高烧的人再继续工作。

霍诩没有为难骆平远,他唯一的条件就是秦安妤回来之后还要继续将这个跟访做下去,否则时代周刊会被起诉违约,甚至有可能面临巨额违约金而破产。

霍诩坐在总裁办公室里,看着电脑屏幕上的监控视频,耳边还回响着骆平远的怒吼。

“霍诩,你的心一定是铁石做的是吧?你到底回来干嘛的?折磨一个女人你是不是觉得特别有成就感?安妤真是瞎了眼,活生生找了你五年!结果呢!”

她找了他五年?

开什么玩笑!

没有她的帮助,秦家是怎么知道他俩要私奔,又是怎么知道的时间地点?骆平远从一开始就不看好他和秦安妤的恋情,会站在她那一边说话也是显而易见的。

“阿诩,我们这步棋走得对吗?”

段皓在一旁担忧地说。

霍诩这次回来并不是单纯地要对秦家复仇,他还有着别的任务。

“对不对也已经开始了,落子无悔,我们只能等。”

霍诩坦然得很,他的手指在笔记本的触摸鼠标盘上移动着,目光突然定住了,迅速将监控视频向后调了一段开始一帧一帧地重播,瞳孔猛地收缩起来。

那是秦安妤第一天到新创来,在地下停车库里的一段监控。

镜头下的秦安妤显得有些紧张惶恐,她在车库里走着却突然停了下来猛地回过头去,就好像身后有什么人一样,紧接着就小跑着进了电梯。

没多久,从一个角落里走出来个男人,他戴着宽大的兜帽直直盯着电梯门好久,才慢慢退回到了阴影中。

有人居然在跟踪秦安妤!

霍诩猛然想起那天采访之中秦安妤差点被掉落的东西砸到,若不是他眼疾手快现在她恐怕是生死未卜。

“皓子,上次的事故调查报告出来了吗?”

霍诩抬头对段皓说。

“出来了,只是你这阵子也没有什么时间,就一直没有拿给你,怎么,你要看?”

段皓不知道霍诩为什么突然会对一个事故调查报告这么上心,或许也是因为秦安妤的缘故吧,毕竟她也是受害者之一。

“给我看看,另外去帮我查一下,秦安妤在接下我们这边的专访之前在做什么。”

看到霍诩的神情很严肃,段皓也变得严肃起来,霍诩从不是那种无的放矢的人,他必然是发现了什么。

很快段皓就拿着一叠资料走了进来,一边扬手展示给霍诩看,一边说:“阿诩,我去询问了骆平远,这小子一开始还是死不开口,被我一顿威逼……”

“少废话,说重点!”

霍诩不耐烦的一句话就让段皓乖乖将吐槽咽了回去:“在接我们这边这边的专访之前,秦安妤一直在跟一宗商业间谍案的新闻,一直都是有传闻说涉及到了很多大型企业在内,是很大的丑闻,但都是流言,可秦安妤对此深信不疑,所有的暗访、调查都是她亲自在跟的。”

难怪!

霍诩的眼睛眯了起来,从事故安全调查报告里来看,表面上像是一起工人疏忽大意导致的安全事故,可这瞒不过经过特殊训练之后的霍诩的眼睛。

几处疑点都将这场事故指向了人为故意,而不是报告呈现出来的大意。

看来是真的有人在打秦安妤的主意,只是,她到底惹上了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