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她害怕了
作者:青萝      更新:2019-09-01 18:56      字数:3172

“然后就没有出来过了。她以前的房间,也亮起了灯。”

段皓耸了耸肩,看起来有些吊儿郎当的。他现在反倒是不知道秦家那个大小姐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东西了——他之前觉得霍诩可能是误会秦安妤了,毕竟秦安妤看起来太无辜了。

可,秦安妤却跑回秦家了。

这样的举动要让人不对其产生怀疑,简直是太为难人了。

“她害怕了。”肯定的话语从霍诩的口中吐出。别说是霍诩,就连段皓都怀疑秦安妤的目的。她说不定真是昨天被霍诩吓到了,跑回秦家寻求帮助了吧?

“去调查一下……”霍诩拍了拍段皓的肩膀,侧目过去,却看到段皓眼下的乌青,想到他这几日都为自己调查各种事情,想来也没有好好休息过,便改口道,“算了,我自己去查。”

段皓也没有在这点上和霍诩争什么,只是表示了一下自己的担忧:“秦家那两个,可都是老狐狸,你小心一些。”

“我知道。”霍诩眯着眼,想到了霍然临死前血肉模糊的样子,那种痛苦,比他自己去死还要折磨人。他眯了眯眼,掩盖住眼里透出来的危险的目光,“也是时候该会会他们了。”

从那场车祸开始,霍诩就注定了和秦家是死敌!

段皓也跟着拍了拍霍诩的肩膀,这个时候不需要说话,两个男人的心里,都再清楚不过对方的心思了。

秦家的这个早晨,却不是很安稳。

秦安妤从昨天晚上开始就发了烧,现在还没有完全褪去。秦父和聂蔓菁都不允许把秦安妤送去医院,只好让私人医生来秦家医治,虽然已经吃了药,但完全没有好转的意思。

老管家老原一边照料着秦安妤,一边吩咐手底下的人去做事。

秦家座机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老原迈步过去,接起:“您好,这里是秦家。”

“我是霍诩,秦小姐在吗?”

老原有一瞬间愣神,现在已经很少会有人打电话过来找秦安妤了,之前秦安妤和秦家闹翻解除关系的事情,基本上有些人脉的人都知道。怎么秦安妤一回来,就有人找来了?

但是秦安妤这个时候还在床上昏迷不醒,是不能够接听电话的。老原刚想拒绝,就看到聂蔓菁从楼上缓缓走了下来:“老原,是谁?”

老原捂住了通话口,恭敬的朝着聂蔓菁报备道:“是一位叫霍诩的先生,来找小姐的。”

一听到“霍诩”的名字,聂蔓菁的眼睛不由得眯了起来。她款步下来:“让我来处理就好了。”

老管家还犹豫了一下,但聂蔓菁已经走到他的身边了,他也只好把电话交了出去。

“霍先生,我女儿现在没有空接听你的电话。”

霍诩再一次听到记忆中的那个声音,眼神都变了,他的嘴角挂起讥讽的笑,语气却很恭敬:“秦小姐是身体不舒服吗?”

“这样说吧,霍先生,过几日小女和方家的大公子结婚那日,你可以过来观礼。”

聂蔓菁既然这么说了,就说明秦安妤是要和方大公子成婚了吧?

霍诩眯了眯眼,没有立刻回答。

那女人前脚刚踏进秦家,后脚竟然就要跟其他男主结婚。不久前秦安妤惊慌失措的模样还在霍诩的脑海中久久盘旋着,仿佛这些年发生的一切她都是个局外人,可眼下……

呵……霍诩在心中冷笑一声。

还真是低估了她的演技。

本平静无波的眸中目光微沉,眼里的危险已经渐渐成了杀意。

仿佛已经认定了秦安妤的心虚。

当年那个车祸,她不愿意和他一起离开,就策划了那样一场所谓的“私奔”,想要将她和霍然一起置于死地。

霍诩笑道:“既然如此,那就先祝贺了。”

说着,便主动挂了电话。

段皓在一旁急着问道:“怎么回事?什么大喜?”

霍诩连眼皮都懒得抬:“她害怕了,回秦家和方少爷结婚去了。”

多年前,霍诩之所以会和秦安妤私奔,是因为秦安妤亲口告诉他,她不想要和方家的人成婚,不想要和任何一个人成婚,她的心里喜欢的人全都只有霍诩。

霍诩看到了她眼里的光,轻易的相信了那一份承诺。

但霍诩却没有想到,这份轻信会毁了他最重要的弟弟。

想到霍然,霍诩嘴角的笑又冰凉了几分。

“不会吧?她和秦家决裂,不就是想躲开这婚事吗?”段皓旁观者比霍诩这个当局者要清明上一些。

但是霍诩却飘了他一眼,呵笑道:“你觉得是这样?我倒是觉得她的手段越来越高超了,用这样欲拒还迎的姿态吊着方家那个大少爷。”

段皓摇了摇头,出去接了一个电话。回来的时候,脚步都急了几分:“阿诩,不好了!”

段皓的眼里满是阴霾:“阿然的坟被人毁了。”

霍诩拍桌而起,眼里已经有火光闪现:“你说什么?”

“墓园那边打电话过来,说阿然的坟墓被恶意人士毁了,还好不是很严重,修缮几天应该就是能修好,你冷静一点!”

霍诩的脚步猛地停下,他的眼神几经转换,才又沉淀了下去。

他转了几步,松开了拉着段皓的手:“秦家,是想要警告我?”

段皓听到那段话里满满的杀意,不由得觉得脖颈一寒,阻止道:“还没有查清楚,你……”

“除了秦家,还有谁会做这样缺德的事情?”

谁都知道,霍然是霍诩心里最不可触碰的一块净土。

霍诩一直认为霍然就是为自己而死的,至今没能从霍然离去的阴影中走出。

段皓本来还想劝他冷静,但这个时候说再多也没有用了。

他挠了挠头,和霍诩一起开车往墓园去了。

这里分明昨天才来过,可是现在却完全是另外一幅模样。

霍然磕在石碑上的照片已经完全被破坏掉了,墓碑坑坑洼洼的,像是被人用了尖锐的棍棒捅了好几下一样,堆砌起来的小山包已经被毁了。

身边的管理人还在说着修缮需要的金额,霍诩却全然听不下那些东西了。

直到一切都处理完,段皓才递给了霍诩一支烟。

之前和秦安妤谈恋爱的时候,霍诩好不容易把烟戒掉了,霍然死了之后不久,霍诩又染上了烟瘾——他需要一个东西来转移自己的注意力。

段皓去查看了监控录像,发现那些破坏的人都是一些街头上的小混混,虽然已经交给警察去处理了,但段皓总觉得这其中还有些别的什么。

就好像真的和秦家有关系一样。

昨日秦安妤才被霍诩带过来了,今天就被人毁了。如果是巧合,未免也太巧了。

“你打算要怎么做?”

人都欺负到他们头上来了,难不成还任由他们嚣张?

霍诩吐出一口烟,眼底满是冷酷:“当然是杀回去了。”

当天,秦家的产业就遭到了攻击。一直以来给秦家做供应商的厂家突然违约,对外宣称不再和秦家合作,秦家还没有处理好供应商的事情,外界就传出了各式各样的流言。

其中,不乏有秦家对供应商的条件很刻薄的说法,亦或者是秦家做出了一些供应商不能够接受的事情,比如造假产品,甚至产品质量低劣的说法……这些流言像是火烧燎原一样,刹那间爆发,秦家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秦家的股份就已经下降了三个百分点。

秦父是个老江湖了,知道要是再不处理,这三个百分点就只是一个开始。

他立马派人去调查是谁挖走了原来的供应商,才发现秦家原来的供应商转向霍诩,已经和霍诩签了合约,现在全面为霍家提供原材料和产品。而供应商的违约金也全部都由霍诩来处理……

这似乎不是突然而来的针对,而是早就计划好了。只是没有泄露过消息,所以才会将秦家打击得措手不及。

秦父这几日忙得脚不着地,聂蔓菁知道之后,人有些忐忑。

秦安妤回来那天晚上,聂蔓菁气不过,就派人去调查霍然的坟墓所在地,想要好好警告一下霍诩。

霍诩是不是猜到了那件事情是她做的,所以才会对秦家突然做出这样猛烈的攻势?

聂蔓菁倒是一点都不怕霍诩,只是如果秦父知道她的所作所为,怕是不会轻易让她好过的。

秦安妤才刚刚清醒一点,就从老原的口中得知了霍诩的所作所为。

和秦家抢资源,让秦家陷入困窘之地,每一条都听的秦安妤脊背发凉。

她皱着眉头,有些不安:“他怎么会突然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小姐,您说什么?”老原就守在秦安妤的身边,听到秦安妤小声的说话,便上前问道。

秦安妤抬起毫无血色的脸颊去看老原:“老原,你知道这几日家里发生了什么事情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