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这么巧
作者:青萝      更新:2019-09-01 19:08      字数:3316

段皓风尘仆仆的从外面赶回霍氏,路过前台的时候还跟前台打了一个骚气的招呼。

“段总经理今天心情不错啊。”前台眯着眼睛笑,笑得风情万种,希望眼前的人能多放一点注意力在自己的身上。

段皓不答,暧昧的用手指撩了撩那个小前台的下巴,把人撩得脸都红了之后就溜了。

“你今天来的有点快。”

段皓顺手关掉霍诩的办公室的门,将手中的文件放在霍诩的桌面上,优雅的用手指翻看,缓慢得好像是在做一件什么工艺品一样。

“你猜我看到了什么?”但话说出来却很跳脱,跳脱的好像每一个音符都在跳舞一样。

霍诩挑眉看他,难得看到段皓这样开心的样子,他低下头,便看到一张图画展现在自己的面前。

很粗糙的一张手绘。

好像没有什么意义,线条无所谓的勾勒在一起,然后再分开。

如果来人不是段皓的话,霍诩可能会让他拿着这东西滚蛋了。但他的目光迅速的从画上分离,抬头蔑了一眼段皓:“如果你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今天的工作量就加倍。”

段皓的身子猛地一僵,他嘿嘿的笑了几声:“这是从去往秦安妤的邮箱里拦截下来的一封邮件。”

提到秦安妤,霍诩的眉头微微皱起。

他想到了一些已经忘得差不多的事情。

“是谁?”

“黄田。”段皓转动了一下自己食指上的戒指,嘴角带着浅淡但又势在必得的笑,“是在秦安妤离开之后,接手商业间谍案的记者,就在昨天死了。”

那个商业间谍案。

霍诩眯着眼睛仔细思索了一下,即便是现在在想起来,也觉得和当初自己调查过的那个国际商业间谍团伙有很多不谋而合的地方。

偏偏这件事情就让秦安妤碰到了。

“我之前让你去调查的事情,你查的怎么样了?”

霍诩的话音都还没有完全落下,段皓就摇头道:“不行,每一次都有人在阻止我们的势力进一步的进行调查,如果不是你让我安排一部分人看着秦安妤那边,我也不会拦截到这封邮件。”

“这张图我已经让人分解过了,没有什么含义,不过……”

段皓嘿嘿的笑了两声:“我在一个地方发现了很相似的东西。”

在黄田的葬礼上,秦安妤打扮的尽量不出人注意,她小心的在场内转了一圈,葬礼上时不时响起的哭声让她心悸,她总觉得那些哭声是在哭自己的……

但仔细想想,如果死去的人是自己,会为自己哭泣的人,大概连一个都没有吧?骆平远,他不是个轻易落泪的男人。

黄田的葬礼虽然算不得冷清,但也没有多少人过来悼念。

秦安妤说起自己是黄田同公司的记者的时候,黄田的妻子握着她的手,低着头,那热泪就往下掉。

她不忍心,等到葬礼快要结束的时候,还一直留下来帮忙。

黄田的妻子看着黄田的遗照,哭着对她抱怨:“早知道我那天晚上就不该让他出门,非要去商场买烟。”

秦安妤眉头一跳,立马问是那个一个商场,得知是黄田家不远处的一个商场之后,秦安妤马上告别了黄田的妻子,往商场去了。

黄田在邮箱里表明他会把一切他调查到的资料给她,但是资料在哪里要她自己去找。

商场里一般都会有储物柜,指不定黄田把东西放在哪个柜子里……

而那副画,就是关键。

秦安妤在商场里转了一圈,这个商场挺大的,有很多层,秦安妤只在第一层转了一下,没有看到什么有用的东西,已经有些着急了。

她一转身,面前突然出现一个黑影,她眼前一黑,啪的一下撞了上去。

她本来就有些着急了,这一下没有控制好力度,整个人不由自主的往后一倒,还好被她撞到的那个人伸了一把手,她才勉强站直。

脑子懵了一下,秦安妤才想起来要给眼前的人道谢,她一抬头,就撞进了一双冷淡的眸子里。

她心里一缩,似乎开始产生了耳鸣。

“你怎么突然跑到这里来了。”不远处,传来了段皓的声音,“我一转身你就不见了。”

霍诩冷淡的看了一眼秦安妤,放开了抓着她手臂的手。

段皓一过来,看到秦安妤,心里便多了了然:“怎么秦小姐也在这儿?”

段皓的态度变得很快,那声“秦小姐”里,秦安妤甚至听到了不悦。

她皱着眉,这句话应该是她想要问的才是……

刚才触碰到霍诩眼神的那一瞬间,那天在星空下的记忆全部被唤醒过来,她现在有些不自然。

“我顺路……过来买点东西。”

她下意识的小心抬眼去看霍诩,霍诩背对着她,没有说话,只能听到段皓的话:“是这样,那我们就不打扰了~”

他和霍诩一起离开了。

秦安妤松了一口气,又觉得有些失落。她一直被困扰的事情,似乎霍诩看起来再自然不过了。

她有些苦恼,挠了挠头,打算乘着电梯去二楼,这种自动扶梯似乎有点像是黄田画上的线条——

秦安妤的步伐猛地停了下来,她的心砰砰的乱跳,好像……真的是这样的……

只是排列的顺序可能不一样……

秦安妤突然懂了黄田那副画,她跑到刚才路过的一楼的商场的储物柜,刚才在脑海中推算过一遍,黄田那副画换算成自动扶梯的号码——是有两串数字,一串应该是储物柜的编号,一串应该是密码。

储物柜啪的一声打开,秦安妤也松了一口气。

里面放着一个u盘。

秦安妤将东西拿出来,仔细放好之后,又把储物柜的门关上,就在那一瞬间,一个身影出现在秦安妤左侧不远。

她吓了一跳,整个人往后退了好几步。

那个人逆着光,秦安妤看不清楚那个人的脸,却能看到那熟悉的身形,还有……听到了段皓噗嗤的笑声。

是霍诩和段皓。

怎么会……这么巧?

“真的巧啊,秦小姐。”段皓的声音再度传来。秦安妤咧开嘴难看的笑着:“是挺巧的。”

“那有没有空一起去喝个咖啡,这个商场好像有一家不错的咖啡店。”

秦安妤想要拒绝,毕竟霍诩在。

但是她还没有来得及开口,段皓就跑过来,拉着她的手臂就走:“好啦,你不要害羞啦,快走吧!”

秦安妤慌乱中下意识的去看霍诩,霍诩脸上却没有多大的情绪起伏,反倒是任由段皓胡闹。

她一下子有些恼怒了,一把甩开了段皓的手:“我不去!”

她咬着下唇,像是猫咪炸毛的样子。

踩着高跟鞋,略过惊讶得呆住的段皓,路过霍诩的时候,还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就是那一眼,她的手被男人抓住了。

真的欺负人!

秦安妤一对上那双冷漠的眼,一切气势瞬间就被压了下去了。

“吃饭了吗?”

这一声还算是温和的问候一下子把秦安妤问住了,她似乎从去黄田哪儿的时候就一直在苦恼那副画的事情,所以一直都没有心思去吃饭。

在男人近乎逼迫的眼神下,她下意识的摇头了。

“跟我来。”男人清冷的声线发布着平时最为自然的命令。秦安妤不得不从,因为她的手臂被男人紧紧的抓着,不是段皓那种半强迫半玩笑式的推搡。

霍诩是认真的。

秦安妤觉得如果自己拒绝了男人,可能会当场暴毙。

她认怂,被男人一把抓到餐厅里。

餐厅被整个包下来了,这个倒是段皓做的,但是霍诩并没有说什么。

对面坐着霍诩,秦安妤如坐针毡,而且段皓那个家伙,包下了整个餐厅之后就跑路了!

像这种西式的餐厅,上菜一般都要经过一段时间。

难道她就要这样和霍诩呆坐到上菜吗?秦安妤突然悔不当初,她到底为什么会乖乖的跟着霍诩来这里的啊!

她把头低得更甚了。

“过几天就是时代周刊对我的专访了,你确定你这样能做好吗?”男人冷静而又带着些许凉意的声线从秦安妤的脑袋上方传来。

那些话让秦安妤怔住。

对啊,以后她还是要和霍诩面对面坐着,而且那个时候她还要采访霍诩……

可是男人这话,是要她提前演习一下?

秦安妤不能确定霍诩的意思,小心翼翼的抬着头,想要试探一下男人的态度,但是一抬起眼就撞到男人冷酷的目光上,又像是碰到障碍的乌龟立马把头又缩了回去。

不敢。

她还是不敢。

每一次,都似乎能够从那双冷淡的眼眸中找到一点那星空下的纵容一样。

她却不敢再沉溺下去了。

“现在不是采访,等到采访的时候,一定不会让霍总失望的。”秦安妤低着头的样子特别像是一头鸵鸟,这个在对面坐着的霍诩的眼里看起来特别的明显。

他哼了一声,把菜单交给身旁恭敬站立的服务生:“是吗?那上一次的采访可是让我失望了。”

秦安妤被噎了一下,恼怒的抬头,总算是和霍诩对上眼神了。

“那霍总大可以换人,为什么非要我采访你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