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霍诩救救我
作者:青萝      更新:2019-09-01 19:08      字数:3308

“这就是你专业的态度?”

对于秦安妤恼怒的回应,霍诩看起来就像是一口老井里的水,波澜不惊。

他浅浅淡淡的眼神一瞥过去,秦安妤的气势就低了一半。

“我……”

“因为做不好,所以就像要老板换人来做这件事情?”他双手撑着下巴,看起来越是漫不经心,那轻蔑的眼神便越是能够钻到秦安妤的心尖上去。

“我不是!”秦安妤咬牙愤恨的说道。

她就差举起拳头和霍诩一对一pk一下了。但说到底她还是怂,不过好歹餐厅被包下来了,她也不怕做出什么不合适西餐礼仪的事情……

她声音大些也无可厚非,可霍诩不满的皱起了眉头,她就整个人又缩下去了。

“只是霍总对我不满意的话,随时可以换人的,时代周刊又不止我一个记者。”她撇开脸嘟囔着。

看样子还是心里有气。

霍诩淡淡的看着她。红酒已经端上来了,他手指夹着倒着红酒的高脚杯晃了晃,优雅得如同上个世纪的伯爵,高贵得不可一世。

“我是不会浪费时间在同一家公司上的,你们公司的记者再好,你不好了也只能证明你们公司是不好的。”

霍诩近乎果断的话如同皮鞭抽打在秦安妤的心上。男人用她的失职来评判她工作了好几年的公司,那个她付出了一系列热情与爱意的公司!

她怒视着眼前的人:“你没有资格这么做!”

“为什么我没有资格?”

冷冷淡淡的态度,压制住了她所有的恼怒。

是了,他怎么会没有资格呢?他可是霍氏的总裁,而她不过是一个小小的时代周刊的记者。

她的一个失误,给公司带来的就是巨大的损失。

秦安妤抿着唇不再说话,抿了一口红酒,侧着脸不再和男人对视。

她不想要解释什么,一切自然会有决断,为什么非要在现在和男人争个高低不可。

从男人的那个角度看过去,恰好能够看到秦安妤眼底渐渐坚定起来的目光。

他的眉间微微柔和下去,嘴角浅淡的勾起一个小小的弧度,可惜秦安妤没有看到,也没有其他人看到。

段皓一直在外面的车上等着这两个人吃完出来,没有想象中的久,但是秦安妤再一次拒绝了段皓的好意,没有让他们送自己回去。

要是再出个新闻,她和霍诩的关系可能真的就洗不干净了。

两个男人也没有多加要求,等到看着秦安妤搭上计程车离开,段皓才问副驾驶上的霍诩:“怎么样?有没有把东西拿到手?”

“没有。”男人的声音十分平静,这样就显得段皓很是焦躁:“怎么回事?你们在里面待了那么久,你就什么也没有拿到?”

“你怎么不留下?”

霍诩浅淡又带着指责的目光打了过来,段皓被噎住。

特么的他以为只有他们两个人,霍诩会更好动手,现在看来,似乎是男人只顾着所谓的绅士风度,只是简单的和秦安妤吃了一顿饭!

段皓气得咬牙:“你现在是在怪我吗?”

磨着牙的声音异常响,似乎只要霍诩敢说一句承认的话,段皓就会扑上来一样。

“开车。”霍诩懒得理他。

他身上还散发着一点淡淡的酒气,已经很久没有喝酒了,一下居然喝的多了。

刚才秦安妤从阶梯上走下来的时候,脚一滑,摔在他的怀里的那一刻,他觉得自己喝的真的是多了,有些醉了。

秦安妤那个时候反应倒是很快,嗖嗖的就从他的身上起来。

看到她懊悔的眼神,霍诩猜想,秦安妤以后出门应该不会再穿这么高的高跟鞋了。

可即便是那么一瞬间,她也死死的护住了自己的包。

霍诩的目光落在前面,但眼里的情绪却不是对着眼前的景致,渐渐的流露出狠意来。

秦安妤回到自己的小屋之后,摸着自己的小心脏舒了一口气,顿了差不多五分钟才缓过来,她恼怒的把那双高跟鞋丢在柜子里。

她当记者的时候习惯了穿着休闲鞋跑来跑去,即便是穿高跟鞋也不会穿太高的跟,可是恰好家里的鞋坏了,她又要去参加葬礼,总是要穿的正式一点,就把那双压箱底的高了一点,但是她穿的不习惯的鞋穿出去了。

但是以后,她如何也不会再碰那双鞋了!

她倒了一杯温水,一下就喝光了,熟练的将u盘插在自己的电脑上。

正如黄田在邮件里说的一样,里面藏着的东西都是黄田这段时间以来的调查,里面甚至提到了秦安妤之前没有查到的,里面涉及到的东西很广,但几乎都是黄田自己的猜测。

秦安妤就着那些文件看了一个下午,才看完。

看完之后,她的脸色有些难看。

她几乎能够肯定,黄田一定是因为这个文件,才会遭遇不测。甚至,可能是这个案子背后的人察觉到黄田找到了更加直接的东西,所以他们解决了黄田。

黄田甚至都没有把他最后知道的东西传递给秦安妤,就已经遭遇了不测。

现在想来,黄田应该是早就知道了他有一天可能会被灭口,才给她发了一封定时邮件——

不对!

秦安妤猛地看向自己的电脑,脸色发白:如果说,那些人是在灭口,那么知道这些的她,会不会也被盯上了呢?

门铃的声音突然响起,秦安妤全身一凉,就听到一个低沉的声音说:“你好,有您的快递。”

快递?

秦安妤迅速的把u盘拔下来藏在自己的口袋里——她最近没有什么快递,而且她刚回来不久,又有谁会给她买东西呢?

她小心的惦着脚回到自己的卧室里,反锁了门。

门铃的声音还在持续的响着,秦安妤甚至都能听到门外的人不安分的持续敲打着门的声音:“快点出来签收啊!”

秦安妤有些发慌,她脑子里闪过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她刚才没有锁门!!

啪嗒——门开了!

秦安妤慌乱的拿出自己的手机,报警!

她按了报警的电话,却一直打不通,秦安妤似乎都能听到门外的声音锁了门渐渐靠近……

救救我,谁来救救我——

她按下了骆平远的号码,没有接听——

秦安妤整个眼都红了,她打开了窗户,突然……手机猛地响起来,她吓了一跳,赶紧接了起来:“救救我!”

没有看到来电显示,但秦安妤已经来不及去管对面的人是谁了,声音带上了哭腔,慌乱的找不到北。

再如何冷静的一个人,听到门外有人在撞击的声音,她就几乎要压抑不住喉咙中的尖叫了……

“你在哪里?”男人的声音似乎很冷静,连带着秦安妤的情绪也被安抚下来了……

砰砰砰——

“啊——我在家,我在家!霍诩呜……我在家……”

秦安妤呜咽着,死死的盯着那扇门。

“我现在就过去,你拿可以防身的东西。”

“别挂断电话——不要——”秦安妤抱紧了自己的身子,她手中还拿着一个衣架,这里是卧室,她刚才躲得太快了,根本就没有什么防身的东西。

门似乎隐隐有了松动的痕迹。

秦安妤拿着手机,翻出了窗户,坐在了窗沿上,但是她找不到一个可以落脚的地方。

“别怕,我不会挂断电话的。”男人再冷静不过的声音似乎隐隐带上了些许急躁。

秦安妤冲着那个门大喊:“太好了,你就在这儿附近吗?太好了!你快来救救我——你放心,我已经报警了!”

撞门的声音似乎停了。

秦安妤现在一点安全感都没有,她捂着嘴,眼泪从她的指缝掉落,她小心翼翼的朝着电话说:“阿诩,你陪我说说话……”声音有些虚弱,似乎随时会撑不住了一样。

她的心里,此时只剩下那摇摇欲倒的门,和电话那头的人了一样。

“你做的很好,放心,我很快就到了。”

秦安妤的脑海中突然闪过黄田遗照的模样,她的眼又红了:“我……会不会像黄田一样……死了也没有多少人知道……”

“别乱说话!”低沉的嗓音里带着警告。

秦安妤啜泣着,一手死死的扣着窗口,一手紧紧地抓着手机:“我没有乱说……你会记得我吗?阿诩……我……”

“闭嘴!”霍诩打断了她所有悲戚。

很不耐吗?

秦安妤略微低下眼帘,有些难过的想着。

一辆车子猛地停在了公寓的前面。

秦安妤整个人都在外面,她的眼眸一缩:“你到了吗?”

从里面跑出一个让秦安妤熟悉不已的身影,随后又跑进了楼里。

“嗯。”

他刚才在开车,可是却一直跟她打电话……她还以为男人是让别人开车的,男人居然这样不顾安全的来救她吗?

秦安妤的心又酸又涨,她的脚动了动,却发现自己根本就动不了了。

门被狠狠的撞开,秦安妤的手还扣着窗口。

她转过身子,可怜巴巴的说:“阿诩……我下不去……”

霍诩嘘出一口气,走了过来,小心的抱住她,将她从那窗口抱了下来,稳当的放在床上。

“蠢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