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你该做的是什么
作者:青萝      更新:2019-09-01 19:08      字数:3250

太安逸了!

秦安妤出不去别墅,每天除了和霍诩共进晚餐的时候有些紧张之外,其余的日子就像是在度假一样。

可是她心里又惦记着哪个商业间谍的案子,只要那个案子一天还有疑点,她就一点也放心不下,再者,那个u盘消失那么久了,难保不是落到了那个案子的幕后手上。

只是秦安妤越是待得久了,越是觉得发慌,可这才不到第三天。

当时她和霍诩定的协议太快,没有定下具体的时限,难不成她要当他一辈子的情妇?

想到这儿,秦安妤就更加不安起来。

霍诩这几天一直都忙着那块地皮的事情,时代周刊的专访进程秦安妤特意的问过了骆平远,骆平远告诉她,日期要由霍诩那边定,但总归霍诩是没有对时代周刊擅自的安排表现出不满。

总监为了这个还特意打电话过来褒奖她,还让她多休息几天,休假期间都是带薪休假的。

秦安妤气得要死,却又不得不接受。她本来还想要时代周刊那边出面,把她调回去工作的,有这样的借口在,霍诩也不太会阻止她的,没想到到了总监那边,却硬是要她带薪休假,她简直都要“感动”得哭出来了。

也不晓得霍诩有没有和时代周刊的人打招呼。

昨天是秦父打了电话过来,今天打电话过来的是聂蔓菁。

“安妤,你已经很久没有回家来看看了,什么时候得空了就回来吧,妈妈很想你。”

和秦父的开门见山不同。聂蔓菁向来习惯用怀柔政策,秦安妤捂住了自己下意识跳动的心脏,语气冷漠:“有事说事。”

那边尴尬的沉默了一会儿,随后才说:“安妤,你别这样和妈妈说话,妈妈只是想要见见你。”

“我没空。”秦安妤可不相信聂蔓菁真的只是因为要见她才打电话过来找她的。

聂蔓菁被人拆穿了,剧情进展不下去,她也就懒得再按着计划的来,说:“昨天你父亲应该和你说过了,地皮竞标的日子就是今天,你知道,你父亲为了这块地皮人都瘦成骨头了。”

“呵,你怎么知道霍诩为了这块地皮没有瘦成骨头?”

就算是到了现在,他们还是以为她会为了这畸形的亲情付出什么吗?

秦安妤的话再度将聂蔓菁噎住,但聂蔓菁的脸皮也实在是厚,她没有顺着秦安妤的话说,只是叹息着劝道:“霍诩还小,那块地皮在他手上也翻不出什么浪花来,霍诩只看到这其中的利益,没有看到背后的风险,你和霍诩一向关系不错,不如你去劝劝他?”

可笑,她去劝霍诩,不要命了啊?

再者,如果真的是风险巨大,那老爷子在里面掺和什么呢?

“母亲,你应该劝劝父亲才是,那块地皮的风险既然这样的大,父亲身体本来就不好,万一因为这块地皮再出现什么状况,母亲到时候我和你就要抱头痛哭来了。”

“秦安妤!你这说的是什么话!你在诅咒你父亲吗!”

秦安妤默然,心上泛出点点苦涩。

聂蔓菁也不再做戏,露出原本的面目:“你这个不孝女,难道不清楚这到底代表什么吗?”

只要霍诩这一次真的将秦氏压制住,那么就等于向世人宣告,秦氏要完了。

聂蔓菁估计也是没有办法,才想到自己的女儿。

秦安妤自暴自弃的想着,如果不是因为实在没有周转的余地,或许她亲爱的母亲是绝对不会向她不孝的女儿低头的。

“母亲,我办不到。”

说完,她犹自的挂断了电话,不顾那头漫天叫骂。聂蔓菁被秦安妤这个向来和自己不对付的女儿气掉了半条命,转念又打算着把女儿嫁出去的算盘。

秦安妤这些是一概不知的,她又翻出了自己的小电脑,找到了这次地皮竞标的直播。

像这种有政、府参与其中的项目,向来都是对外公开的。只是不知道这对外公开里有多深的水罢了。

秦安妤毫不费劲的从一堆竞标的人里看到了自己的父亲和霍诩。这两个人坐得很远,几乎是一南一北,显现出几分对立的形式来。

秦安妤看了一会儿,觉得无聊,把直播开着,又开了另外一个窗口,看起了最近的新闻来……

猛地,她的目光被一条新闻吸引住了。

那应该算不上是新闻,只能算一条捕风捉影的绯闻,上面写着:x市最有名的少年总裁霍诩疑似包养一女,该女子身份暂时不明。

照片用的,是她上次和霍诩出去看电影的,但是那张照片很模糊,评论里几乎所有人都在说这是一条假新闻。

秦安妤皱着眉,心里觉得这件事情不简单,看了一眼发布的日期,发现是今天早上。

这样巧合?

她又翻了翻那个记者的所有发布过和转发过的微博,只是一个没有多少人问津的小号。

怎么会突然写出这样的东西来?

正疑惑着,耳机里就传来了竞标的最后得主。秦安妤愣了一下,切过去一看,正巧看到霍诩冷酷又帅的一批的脸。

这个摄影师也是调皮,在霍诩在台上发言的时候,特意切了秦父的镜头,即便脸上还带着微笑,但是明显能够看到那眼底压抑着的怒意。

秦安妤愣了一下,就将那个窗口关掉了。

她已经很久没有像现在这样闲着没事干了,之前那几年她除了去找霍诩之外,其他时间都是在疯狂工作,像现在这样呆呆愣愣的躺在床上,不用为工作烦心的日子,似乎已经是学生时代的事情了。

可是这种荒废感在心上蔓延开来,她手足无措的时候,不安已经将她彻底笼罩起来。

意料之外的是,当晚霍诩并没有在晚餐时间之前回到别墅,也许是因为地皮竞标下来的事情耽搁了吧?

毕竟这么大的项目,竞标结束之后还要出去应酬。

果然,等到霍诩回来的时候,秦安妤隔了很远就能够感觉到从霍诩身上传出来的酒气。

也许是酒气还未彻底散去,平日里只有冷淡的眼眸也染上了几分暖意。看到秦安妤从楼上跑下来,他眯着眼,道:“想我了?”

秦安妤只觉得脸上一热,耳朵便红得不像话,她立马摇了摇头。

但霍诩也没有说什么,朝着她走了过来,在经过她的时候,顺势牵起了她的手。

是……醉了吗?

她不知道眼前的人到底是不是醉了,但是她心里的悸动却是如何也停不下来。

这该死的心跳,还是会因为男人的一眸一笑所影响。

“在想什么?”

秦安妤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已经被霍诩牵着坐在了沙发上了。男人似乎很开心,平日里一直紧蹙着散发着淡淡凉意的眉眼也柔和了不少,就好像他们恋爱时那样。

她有些恍惚,在霍诩深邃的目光下渐渐回过神来。

慌忙的将手从霍诩的手中抽离:“我……我有话想要和你说……”

霍诩眯着眼看她,被秦安妤挣脱开的大手动了动,手指搓动之间似乎还有些不满。

但都被压下来了。

“说。”

得到首肯,秦安妤就将自己今天想了一中午的事情一股脑的告诉了霍诩。

“我闲不下来,时代周刊那边的假期也到了,我想要回去工作。”秦安妤小心的抬眼去看霍诩的神色,霍诩低眸看她,眼里的情绪开始逐渐的转化成深沉。

不好!

这样的念头才刚冒出来,霍诩就猛地抓住了她的手,那力道很大,和之前昙花一现的温柔完全不一样,就像是……要将她撕碎一样的力道。

秦安妤吃痛的喊了一声,但霍诩完全没有将她的痛呼放在心里,而是将她横抱起来,将人摔在卧室的床上。

那股酒气一下子压了过来,将秦安妤整个人被逼得无路可退。

男人的手指冰凉的捏住了她的下巴,强迫她和他四目相对。秦安妤咬住下唇,压制住即将脱口而出的痛声。

她恶狠狠的瞪着霍诩:“你放开我!”

“呵~”男人的手指却更加用力了,却没有他眼里的寒冰更让秦安妤心痛,“你想要回去时代周刊?回到骆平远的身边?嗯?”

“和骆平远又有什么关系,霍诩,你没有理由把我锁在这里!”

秦安妤听到骆平远的名字,开始挣扎。霍诩便更加认定她要回到时代周刊工作,全都是因为骆平远,手指几乎要将秦安妤的下巴掐成紫色。

“与他无关?如果与他无关,你为什么要这么激动?”男人冰凉的话一句又一句的刺到秦安妤的心里去,她的瞳眸微微放大,近乎心死的问道:“你就是这样看我和骆平远的?”

“秦安妤,你最好记住你的身份,你是我霍诩的情人,知道作为一个情人,你该做的事情是什么吗?”

秦安妤的心,渐渐冷下去。

她呆怔的看着霍诩,那浅薄的唇吐出的话语却几乎是要逼她去死一样的恶毒。

“我没有理由把你锁在这里?这不就是我的理由吗!”

说完,人便已经逼上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