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六章 如何证明?死局
作者:木易贰      更新:2020-04-12 17:28      字数:3335
  城主府那个为柳家、刘家进行比试的裁判这时也站出来,开口问道:“刘家主,尔等可有证明与那魔头无关的证据。”
  城主府这时也必须表明态度,这里的事城主早已知道,刚才便有人跟他说吴忧决定的事。
  城主府的决定除魔,除非刘家能够证明与魔道无关,不然,便灭了刘家。
  至于得罪全真教,吴忧倒是没有放在心上,他就是没有任何理由击杀掉这两个后天镜的真传弟子,全真教也不敢跟他闹翻。不然,也刚好给天下阁一个名头,出手与全真教对战。
  或许,此时天下阁内,雄无极师傅还有可能期望我这么做吧!吴忧想着,忍不住摇摇头。
  开启战争虽然不是他的本意,但如果师傅想要动手,他便毫不犹豫的动手了。雄无极对他的养育之恩、栽培之恩,他一辈子记在心中,不敢忘记。
  此时的天下阁之内的宝座之上,雄无极正襟危坐,批改着从各地送过来的信函,如同君主一般。天下阁在雄无极的治理下,日益壮大,雄无极为了壮大势力,可是没少灭过其他的势力,宋国的南方便是在他的那些徒弟的帮助下,被拿下来,后面为了巩固势力,没在扩张,也让赵氏皇族心中松了口气。
  不过,这几年,天下阁休养生息,势力慢慢的壮大,雄无极的野心再次膨胀,他在等一个机会,在继续攻打其他的势力,最后一统宋国。
  圣王与赵氏皇族是一股大势力,武赋、资质的原因,武力绝强之人没有几个,能跟雄无极交手的更是没有一个。
  倒是全真教与武当,倒是各有一个天榜的绝顶高手,不过年纪都比雄无极大上许多,战力也比雄无极地上一些。
  还有那独孤城之中,还有着深不可测的宋国天榜第一人,更是让雄无极不敢轻易动手,免得被人围攻致死。
  但这些年,他的那位大徒弟,修为突破先天后期之后,雄无极的雄心便再次燃起。他的那位大徒弟的武赋、资质,觉醒的体质,都是顶级的存在,他的修为突破先天后期,修为便不会差他多少,怎么都能顶的上一个天榜高手。
  他隐隐的感觉时机差不多了,只要那独孤城不出手,这宋国便是他的了。
  最重要的是,他感觉天地快要到异变的时间了。他还记得,那人跟他说过,天召是被动开启,所有人都在争夺天召开启的机会,谁开启,便有机会成为上古皇者一般,镇压宇内无敌手。
  那个跟他说过这话之人,便是点拨他成长到现在这实力的人,故而,他没有怀疑。因为对方好像从一开始便在布局一般,而他也是其中一个棋子。如果他能开启天召,便能有机会从棋子成为棋手,不在被人摆布。
  他雄无极是多么心高气傲之人,在知道这事之后,也想反抗过,却发现没什么用,最后才狠心一搏。
  他虽然不知道对方到底在布什么局,但如何开启天召,他却是一清二楚,为了这次的机会,他可是不知道花了多少的功夫。
  他也如同那人一般,慢慢的在布局,他的棋局不大,只是把宋国囊括在里面。其他的棋局,在这之后在开启,这算起来虽然长,但雄无极等得起,他一个先天圆满之人,再加上其他宝物的加成,寿元至少还有五百多,够他布局了。
  到时候成功了,他不仅可以开创一个伟业,还可以成就长生之路,这样想着,雄无极本来平静的脸面都不禁震动起来。
  雄无极激动的对着旁边的千年铁木桌子上拍了一掌,直接把千年铁木桌拍碎,这时他也反应过来,让那些候在外面的人进来收拾。
  ... ...
  神风城,决斗场之内,也因为城主府裁判的那句话,气氛变得微妙起来。
  刘紫衣与董芜站在刘家的前边,因为二人听那裁判的口气,还特意看着他们两个,好像把他们两个都定义为魔道贼子里面了。
  如果,他们最后没能拿出什么证据,估计要得死在这决斗场了。这时,刘紫衣不禁苦笑几声,他还记得,下山之前,他那师傅的叮嘱。
  “紫衣,董芜,下山之后,如果你二人要进神风城,便不可得罪风之子吴忧,不然师傅也救不了你们,望你们好自为之。如果可以,紫衣,你便不要在回神风城了,跟着你的师兄进行历练,待到突破先天境再说吧!”
  刘紫衣感觉师傅的叮嘱还在耳边萦绕,他二人却没有听进去,特别是他,缠着董芜,要进神风城,还要杀掉一个他从祖父信中提到的潜龙榜之人,顺便取而代之。
  只是,没想到这时会闹得这么麻烦,特别是那人不是死在他的手中,这就更加让这事麻烦了,到这时候,更是难以收场了。
  “刘家主,还请给个解释?”柳士余跟着站出来,凛然的说道。
  刘唯域此时的表情,便是如同吃了‘翔’的表情,看去来如同便秘一般。
  “这净真和尚与刘家无关,老夫只是请他帮忙出战而已,并无深交。”刘唯域干巴巴的解释道,说着,他自己都感觉有问题。
  这事关魔道之人的事,怎么那么容易说清楚,他越是解释,更感觉有问题,不好处理。
  他旁边,那个青衣人和中年人都在愁眉苦脸的想着解决的办法,这城主府都既然发出声明,便是表明了吴忧的态度了。刘家可招惹不起这城主府,故而要找个有理有据的理由。
  或者,请一个名声德高望重的前辈,进行担保,那样,估计事情都能解决了。
  “老夫敢以性命担保,我刘家与那些魔道贼子无关,如果有关,老夫愿受极刑而死,柳家全部不得好死,祖上死得不安宁。”刘唯域心中一紧,这时候,他必须要给出个态度,不然,在吴忧眼中,刘家都没有存在的必要了,那时候,便麻烦了。
  柳士余闻言,倒吸一口凉气,心中有些犹豫。
  陆家主本想张口,但话都嘴边,便说不出来。人家都把话说到这份上了,还能如何说,只是,他心中还是有些不甘心,这才有些踌躇。
  李家大长老也是如此,心中在计算着得失。刘家如果被灭了,他们李家能得到多少利益,之后势力的变化又如何。这样想着,李家大长老也没再一副咄咄逼人的样子了。
  见此情形,那些在听到刘唯域说话后,脸上变得贼难看的刘家人这时脸色才恢复一些。
  也是,刘唯域的话,可是把他把全部都囊括在里面,还有他们的祖辈。
  刘家被人逼得这样子,他们这些刘家子弟如何不愤怒。好多人都紧紧的抓着手,甚至手上都被抓出青痕。
  刘紫衣则是死死的盯着杨一,他心中恨死杨一这家伙了。如果不是杨一出手太过分,那杀生佛怎么会暴露出魔道贼子的身份,他刘家又怎么会这么难堪。
  如果不是杨一击杀了那杀生佛,他们刘家表明态度也不用这么费劲,现在更是把整个刘家的名声都压上。
  如果不是他说的话,那杨一不回答,他的感谢,那杨一不接受,现在又岂会有这么多事,都要把刘家逼得绝地了。
  在刘紫衣的心中,这一切都怪杨一,如果有机会,他一定杀了对方,洗刷这次的耻辱。
  只是,刘家都这样说了,还是有人不愿意这样了事。
  “如果这样可以了事,那在下也可以说压上全家的性命,这刘家必定与魔道贼子有关,还是魔道的窝藏点,刘家还有其他的魔道贼子,目的就是要袭击神风城,这样可行?”那道声音再次飘忽不定的响起,里面的挑拨之言更是明显,这分明就是要把刘家往那火上烤了。
  那个开口之人,也不知与这刘家有何仇怨,这是要把刘家逼上绝路。
  在远处,观看这里发生事情的吴忧也是嘴角一弯,忽然他嘴唇微动,在说着什么话。
  待吴忧停下来之时,那边城主府的那个裁判身形一震,下意识的点点头。不过,很快便反应过来,从人群之中走出来,开口道。
  “不够,如果刘家不能给出明确的证据,那便是勾结魔道,罪不可恕,死不足惜。”神风城的裁判淡淡的说道,语气却是不容置疑,就是要刘家给出一个答复。
  刘唯域见此,着急了,他都这样了,那城主府还不满意,这是要灭刘家的节奏吗?
  “那杀生佛真的与刘家无关,老夫与他也是点头之交,只是老夫曾经帮过他,这次他过来时还人情的,并非刘家勾结他。老夫在这神风城这么多年,肯定不会让外人毁了神风城,如果老夫有这种想法,便让老夫天打五雷轰,死后不如轮回,还请城主明查?”刘唯域再次说道,语气之中更是带着决绝之色。
  他虽然没有看到吴忧,但知道对方肯定在关注这边的情况了。
  因为杀生佛带来的影响,现在决斗场聚集的人越来越多,肯定引起有心人的注意了,吴忧是城主,肯定知道了。
  “没有证据,一切多说无用。”那道声音再次响起。
  其他的那些人则是冷眼盯着刘家人,好似他们便是魔道贼子一般。
  刘家众人,此时眼中都流露着一股哀伤之气。
  “在下全真教长老,愿意为刘家做保,如何?”一道声音在决斗场之外响起,声音越来越大。